[:tw]

text22

「初一十五」是傳統香港民間拜神的日子(當然亦有每逢初二十六的做牙儀式),儘管所拜神明、形式與宗教理念未必完全相同,但每個月的那兩天廟宇、齋舖甚至街頭都會特別熱鬧。

「初一十五」之所以命名為「初一十五」,不單希望重新將這份人情味和鄰里關係帶入生活,更希望可以像「初一十五」一樣,不是一次半次而是每月、每年,一代代將「初一十五」所承載的香港祭祀文化智慧結晶,成為生活一部份。

text23

我在屋邨長大,每個月都總會見到樓下藥材鋪、士多、雜貨鋪或者隔壁阿朱媽(她不是韓國人,而真是隔壁朱女的媽媽)煞有介事的燒衣拜神,還會特別加菜,一定有雞和燒肉。有時跟媽媽去購物老闆還會請我燒肉,阿朱媽有時會找我們附近幾家人一起食飯,說是「拜神」「做禡」等等,當時我其實不太清楚那是什麼意思,只知道好熱鬧很好玩。

小時候,家裡會有做節和祭祀等活動(當然是長大後才知什麼是祭祀),由中秋、做冬到拜山,每個大時大節都會與整個家族的人在一起,由家裡、邨內到街上都充斥著忙碌而且濃厚的氣氛,因為有這些相聚的理由,整個家族的人關係都相當密切(特別是一起長大的孩子們),更加建立了很多不同的故事和社區脈絡。

自從長大搬到一條新屋邨很,因為屋邨設計關係,又或是樓下只有商場沒有舖頭,慢慢這些拜神的習慣就消聲匿跡了。隨著親戚移民和老一輩的逝去,每個人都愈來愈忙,很少再一起做節和拜山,家族、鄰里、社區的關係亦變得愈來愈淡薄,甚至有一部份的人視傳統祭祀活動為一種毫無意義的事情。

偶然在中上環的海味鋪或舊式屋邨老鋪頭,先會再見到這些充滿人情味的畫面。年少時當這些事物消失時,不懂得珍惜,到現在回頭才發現,原來這些當時不明所以的儀式,盛載的不單是宗教信仰,更多的是社區中人與人之的那份關係。

先不論各種祭祀儀式的宗教、效果,其實做節、祭祀的過程中,只要你細心留意,很多時候都會在入面發現大量的社會功能和民間智慧。

香港是一個保留了大量不同地區祭祀文化的集中地,我們建立「初一十五」這個平台,不單是想將這些祭祀儀式的知識與大家分享,更想將傳統智慧重新帶入生活,重拾以往種種人情味以及關係連結;畢竟,文化傳承應該是活生生的生活體驗,有其原本的社會意義,否則最後只會淪為書本裡的單薄紀錄。

text24

「初一十五」團隊都是土生土長的普通香港年輕人:有從事程式編寫,亦有從事廣告行業,有喜歡道聽途說收藏街頭故事的屋村仔,亦有因為喜歡研究本地歷史文化而修讀歷史碩士畢業生。唯一的共通點,是大家對保留本土文化,重建社區人倫關係都有極大熱情,有鍳於民間文化的衰亡和急速都市化之後疏離引起的各樣問題,決定用自己的方法去將這些傳統智慧重新帶入社會。

[:hk]
點解係初一十五

「初一十五」係傳統香港民間拜神嘅日子(當然亦有初二十六做牙嘅儀式),儘管拜嘅神、形式同宗教理念未必家家一樣,但每個月嗰兩日廟宇、齋舖甚至街頭都會特別熱鬧。

「初一十五」之所以命名為「初一十五」,唔單止希望重新將呢份人情味同鄰里關係帶返入大家嘅生活,更希望可以好似「初一十五」咁,唔係一次半次而係個個月、每一年,一代代咁將「初一十五」所承載嘅香港祭祀文化智慧結精,成為生活一部份。

點解搞初一十五

自細係屋邨大,個個月都總會見到樓下啲藥材鋪、士多、雜貨鋪或者隔離屋阿朱媽(佢吾係韓國人,真係隔屋朱女個阿媽)煞有介事咁又燒衣、又拜神,整到特別多餸仲要攞埋拜神隻雞同燒肉黎加餸,有時同媽咪去買嘢老細仲會請我食舊燒肉添,阿朱媽仲有時叫埋我地一家同埋附近幾家人一齊食飯話「拜神」「做禡」呀咁,當時我都唔係好知係啲咩,只係知道好熱鬧好好玩。

另外細個嗰陣,屋企又會有一啲做節同埋祭祀嘅活動(當然係大個先識祭祀嘅真正意思啦),由中秋、做冬到拜山,每一次嘅大時大節都同成個家族嘅人聚埋一齊,由屋企、邨入面到條街都充滿住忙碌而且濃厚嘅氣氛,因為咁俾咗大家一個理由聚埋一齊,同成個家族嘅人關係好密切(特別係我哋啲細路由細玩到大),更加建立咗好多唔同嘅故事同社區脈絡添。

大大吓搬左咗第二條新嘅屋邨度,可能因為屋邨設計關係,又或者係樓下無晒鋪頭變咗做商場,慢慢就好似唔見晒呢啲拜神嘅習慣。隨住親戚移民同老一輩嘅離開,每個人都愈來愈忙,好少話再約埋一齊做節同拜山,家族、鄰里、社區嘅關係亦變得愈黎愈淡薄,甚至有一部份嘅人視傳統嘅祭祀活動為一種毫無意義嘅事。

偶然喺中上環啲海味鋪或者好舊嘅屋邨老鋪頭,先至會見返啲咁有人情味嘅畫面。細個呢啲嘢消失嘅時候,唔覺得有啲咩問題,到咗宜家回頭先至發覺,原來呢啲當時都唔明白嘅儀式,盛載住嘅唔單止係宗教信仰,更多嘅係社區之中人與人之間嗰一份關係。

先不論各種嘅祭祀儀式嘅宗教同效果,其實做節、祭祀嘅過程中,只要你細心留意,好多時都會喺入面發現佢哋其實充滿社會功能、民間智慧⋯⋯

香港係一個保留咗大量不同地區祭祀文化嘅集中地,我地一班人建立「初一十五」呢個平台,唔單止想將呢啲祭祀儀式嘅知識分享俾大家知,更加想將呢啲傳統嘅智慧帶返入大家嘅生活,重拾返以前種種嘅人情味同關係連結;畢竟,文化傳承應該係活生生嘅生活體驗,有返佢原本嘅社會意義,否則最後只會成為書本裡面單薄嘅紀錄。

asset-193x

「初一十五」團隊都係自細喺香港長大嘅普通年輕人:有從事程式編寫,亦有從事廣告行業,有鍾意道聽途說收收埋埋好多街頭故仔嘅屋村仔,亦都有因為鍾意研究本地歷史同文化而去讀歷史嘅碩士畢業生。唯一嘅共通點係,大家對於保留本土文化,重建社區人倫關係都有極大熱情,有鍳於民間文化嘅衰亡同急速都市化之後疏離引起各樣嘅問題,決定用自己嘅方法去將呢啲傳統智慧帶返入社會之中。

[:en]
點解係初一十五

「初一十五」是傳統香港民間拜神嘅日子(當然亦有初二十六做牙嘅儀式),儘管拜嘅神、形式同宗教理念未必家家一樣,但每個月嗰兩日廟宇、齋舖甚至街頭都會特別熱鬧。

「初一十五」之所以命名為「初一十五」,唔單止希望重新將呢份人情味同鄰里關係帶返入大家嘅生活,更希望可以好似「初一十五」咁,唔係一次半次而係個個月、每一年,一代代咁將「初一十五」所承載嘅香港祭祀文化智慧結精,成為生活一部份。

點解搞初一十五

自細係屋邨大,個個月都總會見到樓下啲藥材鋪、士多、雜貨鋪或者隔離屋阿朱媽(佢吾係韓國人,真係隔屋朱女個阿媽)煞有介事咁又燒衣、又拜神,整到特別多餸仲要攞埋拜神隻雞同燒肉黎加餸,有時同媽咪去買嘢老細仲會請我食舊燒肉添,阿朱媽仲有時叫埋我地一家同埋附近幾家人一齊食飯話「拜神」「做禡」呀咁,當時我都唔係好知係啲咩,只係知道好熱鬧好好玩。

另外細個嗰陣,屋企又會有一啲做節同埋祭祀嘅活動(當然係大個先識祭祀嘅真正意思啦),由中秋、做冬到拜山,每一次嘅大時大節都同成個家族嘅人聚埋一齊,由屋企、邨入面到條街都充滿住忙碌而且濃厚嘅氣氛,因為咁俾咗大家一個理由聚埋一齊,同成個家族嘅人關係好密切(特別係我哋啲細路由細玩到大),更加建立咗好多唔同嘅故事同社區脈絡添。

大大吓搬左咗第二條新嘅屋邨度,可能因為屋邨設計關係,又或者係樓下無晒鋪頭變咗做商場,慢慢就好似唔見晒呢啲拜神嘅習慣。隨住親戚移民同老一輩嘅離開,每個人都愈來愈忙,好少話再約埋一齊做節同拜山,家族、鄰里、社區嘅關係亦變得愈黎愈淡簿,甚至有一部份嘅人視傳統嘅祭祀活動為一種毫無意義嘅事。

偶然喺中上環啲海味鋪或者好舊嘅屋邨老鋪頭,先至會見返啲咁有人情味嘅畫面。細個呢啲嘢消失嘅時候,唔覺得有啲咩問題,到咗宜家回頭先至發覺,原來呢啲當時都唔明白嘅儀式,盛載住嘅唔單止係宗教信仰,更多嘅係社區之中人與人之間嗰一份關係。

先不論各種嘅祭祀儀式嘅宗教同效果,其實做節、祭祀嘅過程中,只要你細心留意,好多時都會喺入面發現佢哋其實充滿社會功能、民間智慧⋯⋯

香港係一個保留咗大量不同地區祭祀文化嘅集中地,我地一班人建立「初一十五」呢個平台,唔單止想將呢啲祭祀儀式嘅知識分享俾大家知,更加想將呢啲傳統嘅智慧帶返入大家嘅生活,重拾返以前種種嘅人情味同關係連結;畢竟,文化傳承應該係活生生嘅生活體驗,有返佢原本嘅社會意義,否則最後只會成為書本裡面單薄嘅紀錄。

關於我們

「初一十五」團隊都係自細喺香港長大嘅普通年輕人:有從事程式編寫,亦有從事廣告行業,有鍾意道聽途說收收埋埋好多街頭故仔嘅屋村仔,亦都有因為鍾意研究本地歷史同文化而去讀歷史嘅碩士畢業生。唯一嘅共通點係,大家對於保留本土文化,重建社區人倫關係都有極大熱情,有鍳於民間文化嘅衰亡同急速都市化之後疏離引起各樣嘅問題,決定用自己嘅方法去將呢啲傳統智慧帶返入社會之中。

[:zh]

點解係初一十五

「初一十五」是傳統香港民間拜神嘅日子(當然亦有初二十六做牙嘅儀式),儘管拜嘅神、形式同宗教理念未必家家一樣,但每個月嗰兩日廟宇、齋舖甚至街頭都會特別熱鬧。

「初一十五」之所以命名為「初一十五」,唔單止希望重新將呢份人情味同鄰里關係帶返入大家嘅生活,更希望可以好似「初一十五」咁,唔係一次半次而係個個月、每一年,一代代咁將「初一十五」所承載嘅香港祭祀文化智慧結精,成為生活一部份。

點解搞初一十五

自細係屋邨大,個個月都總會見到樓下啲藥材鋪、士多、雜貨鋪或者隔離屋阿朱媽(佢吾係韓國人,真係隔屋朱女個阿媽)煞有介事咁又燒衣、又拜神,整到特別多餸仲要攞埋拜神隻雞同燒肉黎加餸,有時同媽咪去買嘢老細仲會請我食舊燒肉添,阿朱媽仲有時叫埋我地一家同埋附近幾家人一齊食飯話「拜神」「做禡」呀咁,當時我都唔係好知係啲咩,只係知道好熱鬧好好玩。

另外細個嗰陣,屋企又會有一啲做節同埋祭祀嘅活動(當然係大個先識祭祀嘅真正意思啦),由中秋、做冬到拜山,每一次嘅大時大節都同成個家族嘅人聚埋一齊,由屋企、邨入面到條街都充滿住忙碌而且濃厚嘅氣氛,因為咁俾咗大家一個理由聚埋一齊,同成個家族嘅人關係好密切(特別係我哋啲細路由細玩到大),更加建立咗好多唔同嘅故事同社區脈絡添。

大大吓搬左咗第二條新嘅屋邨度,可能因為屋邨設計關係,又或者係樓下無晒鋪頭變咗做商場,慢慢就好似唔見晒呢啲拜神嘅習慣。隨住親戚移民同老一輩嘅離開,每個人都愈來愈忙,好少話再約埋一齊做節同拜山,家族、鄰里、社區嘅關係亦變得愈黎愈淡簿,甚至有一部份嘅人視傳統嘅祭祀活動為一種毫無意義嘅事。

偶然喺中上環啲海味鋪或者好舊嘅屋邨老鋪頭,先至會見返啲咁有人情味嘅畫面。細個呢啲嘢消失嘅時候,唔覺得有啲咩問題,到咗宜家回頭先至發覺,原來呢啲當時都唔明白嘅儀式,盛載住嘅唔單止係宗教信仰,更多嘅係社區之中人與人之間嗰一份關係。

先不論各種嘅祭祀儀式嘅宗教同效果,其實做節、祭祀嘅過程中,只要你細心留意,好多時都會喺入面發現佢哋其實充滿社會功能、民間智慧⋯⋯

香港係一個保留咗大量不同地區祭祀文化嘅集中地,我地一班人建立「初一十五」呢個平台,唔單止想將呢啲祭祀儀式嘅知識分享俾大家知,更加想將呢啲傳統嘅智慧帶返入大家嘅生活,重拾返以前種種嘅人情味同關係連結;畢竟,文化傳承應該係活生生嘅生活體驗,有返佢原本嘅社會意義,否則最後只會成為書本裡面單薄嘅紀錄。

關於我們

「初一十五」團隊都係自細喺香港長大嘅普通年輕人:有從事程式編寫,亦有從事廣告行業,有鍾意道聽途說收收埋埋好多街頭故仔嘅屋村仔,亦都有因為鍾意研究本地歷史同文化而去讀歷史嘅碩士畢業生。唯一嘅共通點係,大家對於保留本土文化,重建社區人倫關係都有極大熱情,有鍳於民間文化嘅衰亡同急速都市化之後疏離引起各樣嘅問題,決定用自己嘅方法去將呢啲傳統智慧帶返入社會之中。

自細係屋邨大,個個月都總會見到樓下啲藥材鋪、士多、雜貨鋪或者隔離屋阿朱媽(佢吾係韓國人,真係隔屋朱女個阿媽)煞有介事咁又燒衣、又拜神,整到特別多餸仲要攞埋拜神隻雞同燒肉黎加餸,有時同媽咪去買嘢老細仲會請我食舊燒肉添,阿朱媽仲有時叫埋我地一家同埋附近幾家人一齊食飯話「拜神」「做禡」呀咁,當時我都唔係好知係啲咩,只係知道好熱鬧好好玩。

另外細個嗰陣,屋企又會有一啲做節同埋祭祀嘅活動(當然係大個先識祭祀嘅真正意思啦),由中秋、做冬到拜山,每一次嘅大時大節都同成個家族嘅人聚埋一齊,由屋企、邨入面到條街都充滿住忙碌而且濃厚嘅氣氛,因為咁俾咗大家一個理由聚埋一齊,同成個家族嘅人關係好密切(特別係我哋啲細路由細玩到大),更加建立咗好多唔同嘅故事同社區脈絡添。

大大吓搬左咗第二條新嘅屋邨度,可能因為屋邨設計關係,又或者係樓下無晒鋪頭變咗做商場,慢慢就好似唔見晒呢啲拜神嘅習慣。隨住親戚移民同老一輩嘅離開,每個人都愈來愈忙,好少話再約埋一齊做節同拜山,家族、鄰里、社區嘅關係亦變得愈黎愈淡簿,甚至有一部份嘅人視傳統嘅祭祀活動為一種毫無意義嘅事。

偶然喺中上環啲海味鋪或者好舊嘅屋邨老鋪頭,先至會見返啲咁有人情味嘅畫面。細個呢啲嘢消失嘅時候,唔覺得有啲咩問題,到咗宜家回頭先至發覺,原來呢啲當時都唔明白嘅儀式,盛載住嘅唔單止係宗教信仰,更多嘅係社區之中人與人之間嗰一份關係。

先不論各種嘅祭祀儀式嘅宗教同效果,其實做節、祭祀嘅過程中,只要你細心留意,好多時都會喺入面發現佢哋其實充滿社會功能、民間智慧⋯⋯

香港係一個保留咗大量不同地區祭祀文化嘅集中地,我地一班人建立「初一十五」呢個平台,唔單止想將呢啲祭祀儀式嘅知識分享俾大家知,更加想將呢啲傳統嘅智慧帶返入大家嘅生活,重拾返以前種種嘅人情味同關係連結;畢竟,文化傳承應該係活生生嘅生活體驗,有返佢原本嘅社會意義,否則最後只會成為書本裡面單薄嘅紀錄。

[:]